首页 > 资讯之家 正文
金牌村长陈翰王小月小说 金牌村长(陈翰王小月)全文免费阅读无广告 抖音最火小说推荐

时间:2022-03-31 17:02:31作者:小夏

小说:一品村夫陈飞吴雪梅王小月

作者:金牌村长陈翰吴美凤

主角:陈飞吴雪梅陈大山

类型:陈翰吴美凤陈大狗

简介:主角是陈飞吴雪梅陈大山的小说《一品村夫陈飞吴雪梅修房子小说》,又称《金牌村长陈翰陈大狗吴美凤》,主要讲述的是:回到农村当村长,带村民走上致富之路。

书评专区

大家的亲生爷爷:作者知识很丰富,脑子里也全是骚操作,戏说起历史来总是很有趣,值得一看的作品。

郭虎郭虎禅:主角配角智商正常,看起来力量水准不会高到崩盘算是粮草,近期不错的那一类

肥鸟先飞:日,看哭了差点,搞笑文煽情,黑色幽默唱主旋律,不是一般的感动。

《村夫陈飞吴雪梅》免费阅读

第九章


“一大早上的,在我们家门口瞎叫唤啥?”陈飞扫了那些黑背心一眼,心里面已经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估计是王老坦找的人。其中一个看拿着手中的钢管指着陈飞大声说:“小崽子,你就是陈飞?”陈飞挠挠头,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个家伙,然后点点头:“我就是!”“那就妥了!还他妈的等啥,给我揍……”话音未落,他忽然感觉到眼前一花,陈飞已经冲到身前,一伸手就揪住了他的耳朵。他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又不敢挣扎。“哎呀妈呀,疼死我了……揍他揍他!”小头目杀猪似的大叫起来。顿时,那七八个黑背心哗啦啦一下上来,拿着钢管木棍就砸了过来。群殴向来都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嘛!可是接下来就听见二连三的响起了惨叫声,扑到跟前的黑背心一个个都捂着小肚子蹲在地上,脸色惨白,至于手里的家伙事儿早就不知道丢哪儿去了。对付这些小地痞,陈飞还绰绰有余。围观的乡亲们都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打架啊!简直跟拍电影似的。三年不见,陈飞竟然变成高手了,这也太夸张了。他们还记着陈飞上初中的时候,经常挨打,总挨欺负。现在和以前相比,简直是换了一个人似的。“行了,一大早也不让睡个好觉,都赶紧滚蛋吧!”陈飞拍拍手,对这些小混子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来。那些混混如获大赦,钻进车里一溜烟似的没了影子。就这么屁大工夫,这事在村子里面都传遍了。陈老蔫就是被气晕的,再有点心血不足,在医院住了一宿没啥事儿,中午就出院了。陈飞雇了一辆松花江把父母还有陈大石夫妇一起拉回了村子。到了晚上,王老坦正在葡萄架子下走来走去,担心陈飞找上门来。“老坦叔,在呢啊!”就在这时,陈飞笑嘻嘻的走进们来。“小飞,怎么这么晚才来找老坦叔呢?”王老坦一脸堆笑的说,赶紧从衣兜里把叠得皱皱巴巴的一张纸拿了出来递给陈飞。陈飞接过来看了一下,确实是他家承包树地的合同,上面还有陈老蔫那歪歪扭扭的签名。“怎么样?老坦叔我守信用吧?”王老坦笑呵呵说道。“嗯,让老坦叔费心了!”陈飞微笑着把合同收了起来塞给他:“老坦叔,我小飞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这树地我们家还得承包,你可得多费心了!”“行,那我叫你婶子炒几个小菜,咱们爷俩喝几盅!”王老坦点头说。陈飞一屁股坐在王老坦身边的藤椅上:“老坦叔,我婶子回家了?”“呃……那个啥,下午回来了,正在后屋炒菜呢!”王老坦心里这个气,你这小子明摆着就是拿话暗示他昨天晚上的事情。“哎呦,这不是小飞吗?我听你叔说了,你昨天才回来的?”说话工夫,屋里面走出个风韵犹存的娘们来,正是王老坦后找的媳妇陈兰芳,今天才三十二。陈兰芳保养得挺好,皮肤白白净净的,胸大屁股大,腰却细得风都吹折了,一走起路,屁股就扭来扭去,风骚的很。尤其是她长了一双桃花眼,眼角上总是带着一股子春意,勾得人魂儿都飞了。“这个骚娘们,不定给王老坦带了多少绿帽子呢!”陈飞心里暗暗琢磨。“你咋这么看着婶子呢?”陈兰芳见陈飞愣愣的看着自己,就笑着凑过去:“小飞,这几年不见,你可长大了啊!”她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的余光在陈飞的裤裆上扫了一眼。“哼……”王老坦老脸有点挂不住,这个骚娘们,当着他的面都这么不检点。“呵呵……”陈飞挠挠头,赶紧收回了目光。陈兰芳撇撇嘴:“老坦,饭菜整好了,你们是在这儿喝呢?还是去屋里?”“就在这儿吧,还凉快!”王老坦说道。“行,那你们等着,我去搬桌子!”陈兰芳扭着屁股进屋。“婶子,我帮你!”陈飞被陈兰芳的眼神逗得心里发痒,就赶紧起身跟过去。“哎呦,那咋好意思,你是客人!”陈兰芳客气一句,由着陈飞跟在身后。饭桌就放在厨房里,是折叠的,轻得跟块泡沫似的,陈飞一只手就拿着往出走。“等会,婶子把桌面擦擦!”陈兰芳拉了一下陈飞的衣服,手里拿着块抹布在桌面上胡乱的擦了几下,然后故意一转身,把自己圆滚滚的大屁股在陈飞的裆部蹭了一下。陈飞的那家伙顿时就立了起来,把裤裆撑起个小帐篷来。陈兰芳抿嘴一笑,低声说:“我就说嘛,几年不见,长大了嘛!”“骚娘们!”陈飞心里骂了一句,提着桌子出去。陈兰芳嘻嘻一笑:“这个小家伙儿,还假正经,以为我看不出来咋地,就盯着老娘的奶子看!”陈兰芳的手艺还不错,几道家常菜做得是色香味俱全。三人在葡萄架下边吃边聊,陈飞不断的给王老坦倒酒,说着道谢的话。王老坦其实酒量也不咋的,喝几杯就有点晕头转向了,他心里对陈飞其实没多大的仇,主要还是因为树地和被陈飞捉奸的事情。这会儿见陈飞能说会道,马屁拍得乱响,心里就不禁想,这小子几年不见,还真他妈的出息多了。看喝得差不多了,陈飞就从衣兜里翻出一千块钱来,往王老坦面前一放:“老坦叔,你看我家承包的树地的事儿,你可还得费费心啊!”他虽然拿了合同,可是这事儿只要王老坦不松口,就不算完。不管咋地,还得人家这个村长点头才成。王老坦撇了一眼桌上的钱,心说,这小子还挺上道,就假意的推辞:“小飞,你这是干啥?树地的事儿好说,钱你拿回去,你把你叔当啥人了?”“呵呵呵,这是我家的一点意思……来来,老坦叔,喝酒喝酒!”陈飞呵呵一笑,赶紧给王老坦倒酒。又是几杯酒下肚,王老坦已经烂醉如泥了,说了两句不着边际的话,就从椅子上出溜下去。“看把你叔喝的……这老东西,自己半斤八两不知道,就知道逞能!”陈兰芳把王老坦搀扶起来:“小飞,我把送屋里去,一会儿婶子陪你喝!”“好啊!”陈飞望着陈兰芳扭动的大屁股说,这一顿饭,陈兰芳隔三差五的就拿脚踢踢陈飞,要不就是故意把手和陈飞的手挨一下,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