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之家 正文
金牌村长陈翰吴美凤王小月小说《一品村夫陈飞》免费章节全文章节阅读 抖音最火小说推荐

时间:2022-03-25 17:02:39作者:小林

小说:一品村夫陈飞王小月

作者:村夫陈飞吴雪梅

主角:陈飞吴雪梅陈大山

类型:执掌风云萧峥小月

简介:主角是陈飞吴雪梅陈大山的小说《一品村夫陈飞吴雪梅修房子小说》,又称《一品村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第七章》《金牌村长陈翰陈大狗吴美凤》,主要讲述了回到农村当村长,带村民走上致富之路。

书评专区

偷说深蓝:文笔还是很好的。人物塑造和故事情节设计很好,暂时无雷点,值得一试。

北云八百:没有附加金大腿、系统,又能把故事讲得流畅,对于我这种路人粉来说,读起来很舒服。

流浪的爆米花:这本书代入感很好,拉仇恨也很好,虽然幼苗,但是看了就停不下来。

《村夫陈飞吴雪梅》免费阅读

第7章

“嫂子,我不能对不起我哥!”

在千钧一发的关头,陈飞理智了下来,一把将吴雪梅抱了下来,果断的说。

虽然吴雪梅曾经是他幻想的对象,可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陈大石的事情,要不然和王老坦还有啥区别。

吴雪梅没想到陈飞会拒绝的这么干脆,全身都是一颤,不甘心的说:“小飞,你不稀罕嫂子?”

陈飞苦笑一下,不敢答话。

说不稀罕,那是骗自己。

可是有些女人那是不能随便上的,就像吴雪梅,那是他的嫂子。他不是畜生。

吴雪梅见陈飞不回答,心里顿时又有了希望,声音发颤的说:“嫂子也稀罕你,咱们就干一次……”

陈飞不为所动,沉默了片刻,低声说:“嫂子,你还是找机会带我哥出去看病吧,我们不能那么做!你快回去睡!”

吴雪梅失望的叹口气,起身下床,轻轻的走到门口就又停下来:“小飞,嫂子是不是太不要脸了,是个骚货?”

“嫂子……”陈飞从吴雪梅的声音里听了失望和伤心,有点不忍心。就翻过身下床,从后面抱住她,轻声的说:“就这样搂着睡到天亮吧,这件事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吴雪梅眼泪汪汪,感觉到陈飞对自己的那份情意和无奈,就默默的跟他回到床上,两人相拥而睡。

深沉的夜里,只有两人轻轻的呼吸声,谁也不肯说话,都静静的享受着这难忘的一刻。

一旦太阳升起,他们之间,将又会变回叔嫂关系,只是亲人,不能有一点的其他东西。

长夜过去,鸡鸣日出。

陈飞从沉睡中醒来,怀中的嫂子已经不在,只留下淡淡的体香。他会心的一笑,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

吃过早饭,三个人就一起向陈飞家而去。

陈飞家住在村子东头,距离陈大石家还挺远。

陈飞昨天晚上穿得那套黑色运动服除了口子就是血迹,已经不能穿了。

吴雪梅就给他找了个套陈大石的衣服穿。

这会儿不少人都从地头刚回来,看着陈大石夫妻俩陪着个小伙子向陈老蔫家走,都好奇的张望。

有人认出陈飞来,不禁就大声说:“哎呀,这不是小飞吗?你回来了?这几年跑哪儿去了?”

陈飞只好向询问的人微笑点头,也不多说话。

到了陈老蔫家,大门正开着,不见人影。

“老叔,老婶……”陈大石向院子里张望了一下,大声喊。

“是大石啊……你可来了……呜呜呜!”没想到陈大石刚喊两声,屋子里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妇女就哭哭啼啼的跑了出来,正是陈飞的母亲杜四喜。

“咋地了?老婶?”陈大石赶紧搀扶住问。

“你老叔,刚才去王老坦家要合同,一生气晕倒了,现在正在卫生所呢!”

“啥?我爸晕倒了……”

一旁的陈飞还觉得自己回来了,父母会不会生气,没想到刚到家,就听到他老爸晕倒了,顿时着急起来。

这时候,杜四喜才发现陈大石身边还跟着个,仔细一看,不正是离家出走了三年的儿子陈飞吗!

“儿啊,你可回来了!”杜四喜顿时又哭了起来。

“妈,你别哭,咱们现在就去卫生所!”陈飞鼻子发酸,赶紧搀扶起母亲说。

陈家村卫生所就是个屁大的地方,陈老蔫正躺在一张木板床打吊瓶。脸色苍白,都是冷汗。

“爸!”陈飞第一个跑进来,一下子扑到床前。

陈飞看着躺在木板床上的陈老蔫,比他三年前离家出走的时候,苍老了许多。

就是在昏迷的时候,眉头也拧成一个疙瘩,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医生摇头说道:“老蔫婶,我看还是送县里医院吧!我老蔫叔这是心血不足,再加上生气,我这儿看不了!”

“这要去县里啊?咱家没那么多钱啊!”杜四喜一愣,想起县里医院都是雁过拔毛的地方,不禁发起怵来。

“钱我有!”陈飞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这是我这三年的积蓄,足够给我爸看病了!”

县医院里,陈老蔫躺在病床上,没好气的瞪着陈飞,还为陈飞离家出走的事儿生闷气。

不过心里总算是松口气了,儿子回家了。

“王老坦这老东西,太欺负人了!”杜四喜坐在床边气鼓鼓的说。

“爸妈,你们不用犯愁,这事儿我来解决!树地还得是咱家的,谁也整不走。”陈飞拍着胸脯说。

“你这小兔崽子,合同都叫他给骗去了,咱们拿啥跟人家说理去?”陈老蔫对陈飞肚子里还有点气儿,一时间还顺不过架来。

一想起头几天王老坦说要把合同拿回去研究研究,就让他给骗走了,一肚子的火,要不然也不能急火攻心晕过去。

“爸妈,你们就放心好了,我这几年在外头,啥事都见过,知道咋办!”陈飞暗中摇头,看来在父母面前,他们还把他当作一个啥事儿都办不了的孩子。

起身出了病房,对在门口的陈大石说:“哥,你帮我在这儿看一会儿,我回去找王老坦说道说道!”

“我跟你去,叫你嫂子在这儿就行了!”陈大石对王老坦也是恨得牙根发痒。

“不用了,咱们又不是和他去打仗,我自己去就行了!”陈飞摇头说,心里琢磨着怎么对付王老坦。

陈飞离开医院,就打车回村子里。

这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村子里家家都关了灯。

陈飞在村外就下了车,徒步去王老坦家。

到了他家大门外,左右看了一下,没什么人。

陈飞就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加速跑,直接翻过墙头,进了院子。

就这么低的一个小墙头儿,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悄无声息的落地,他刚要动,就见不远处一只黑不溜秋的大狼狗正盯着他看,吐着舌头,呲着牙。

陈飞眼中厉光一闪,那大狼狗顿时就蔫吧了。

陈飞轻轻一笑,自语道:“还挺识相!”

他摸到窗户底下,就听见屋里面有声响。

“嗯喔……喔……老坦叔,你轻点,人家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