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之家 正文
天劫相师小说角色(李承泽,阎老板)全文章节免费章节阅读-神尊小说

时间:2022-05-11 06:22:36作者:小林

小说:天劫相师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黄泉隼

简介:一代国宝级风水大师无故惨死
门下弟子为讨个说法却也接连遭遇横祸
唯独剩下最小的小徒弟继承了他的衣钵
为了调查师傅的死因,也为了弘扬世间正道
小阎王阎天开启了自己的传奇风水大师之路

角色:李承泽,阎老板

《天劫相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小阎王

 我的名字叫阎天。

  是一名风水相师。

 我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虽然不够富裕,但却很幸福,我出生下来,背后就有一道奇怪的胎记。

  这胎记挺大,占了当时才婴儿时候的我半个背。

  像是一只盘成了一团的软体动物,像是一条虫,看着有些渗人。

  所以我从小就不爱在人前脱衣服,在河塘玩水也总是穿着背心。

  平淡的生活却在我7岁的时候被打破了。

  一场车祸夺去了我父母的生命,我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师傅他老人家恰好在附近和人吃饭,看到了这一幕,摸着我的头,问我还有没有亲人,我没说话,他叹了口气,之后他来到警察局,办理了收养我的手续。

  从此我便跟随者他老人家跑遍了全国各地。

  师傅是个很了不起的风水先生。

  他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大人物为他接风洗尘,他们都叫他候大先生,师傅的全名叫什么,我全然不知。

  师傅还有四个徒弟,这四个徒弟,个个都是人中龙凤。

  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二师姐,二师姐很疼我,每次来看师傅,都会给我带一些小玩具。

  没错,只有我一人是一直跟在师傅身边,师傅似乎非常青睐于我,将我视为己出,一生的本领倾囊相授,15岁的时候我便已经可以独自进行一些简单的风水堪舆,算卦相面的业务。

  原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

  但在我18岁那一年,我的师傅失踪了。

  那一天,他和往常一样背着木箱去替一处房地产商做开工前的卜卦问吉凶等事宜,但是却一去不返。

  我等了三天,等来的是师傅的尸体和一串诡异的人骨项链。

  大师兄阮齐脾气火爆,不顾劝阻,为了寻找师傅的死因,几乎将整个华夏的风水圈闹了个天翻地覆。

  可在某一天的清晨,我们发现他疯了。

  没有任何预兆,大师兄进了疯人院。

  二师姐很伤心,她喜欢大师兄,我是知道的,她一直在隐忍,直到那一年的冬天。

  她给我打了个电话。

  “小师弟...师姐一定会抓到害师傅和师兄的凶手,答应我,小师弟,一定不要自己去查,如果我没回来...你就不要再调查此事...切记一句话,龙脉刻心镇邪祟,天心取剑诛万邪,切记,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说完这句话。

  师姐就消失在了那个冬夜。

  再也没有回来。

  三师兄也离开了,是自己离开的,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我知道,他在用他自己的方式寻找一切的真相,终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见。

  敌在暗我在明,于是我决定,先行收手,不管是谁害了我师傅和师门,都一定在密切监视着我,根据师傅留下的手稿,我找到了他藏于荒山深处的一本风水宝典。

  《玄天典籍》

  也许师傅的失踪,便与这本书有关。

  于是我开始一边和以前一样,进行一些风水日常方面的工作,一边参透着典籍里的玄妙功法。

  这本典籍和一般的风水书籍不一样,它所记录的,几乎全是驱鬼之术。

  要知道,驱邪镇煞,这可都是一般的风水先生所不会去涉及的领域,所以我很快,就凭借着这一手,成为了业内的独一档人物。

  一晃我已经24岁,不说别的地方,在这渝城,也算是小有名气。

  凡是和风水沾边的同行,喘气的叫我一声小天爷,不能喘气的,得喊我一声小阎王。

  而我再一次决定追踪杀害了我师傅的凶手,寻找师姐的下落,是在今年的冬天。

 11月的冬天。

  渝城已是漫天风雪,我所经营的福星杂货铺开设在渝中区的一条僻静巷道的深处。

  表面上是经营着日用杂货,但私下一直在接一些替人卜卦吉凶,侧面相命,风水定宅等工作。

  不过最近两年,驱邪镇煞等工作反而是层出不穷。

  而这一天,也和往常一样,我早早地将杂货铺的卷帘门拉开,摆好了货物之后就坐在柜台后面玩电脑。

  这一局游戏还没开,门外就走进来一人。

  我斜眼看了来人,是一名穿着廉价西装,头发有些杂乱的年轻人。

  他进店之后左顾右盼,似乎有些魂不守舍,明显不是来买日用品的。

  “你好,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

  我关了游戏,起身看着他笑着说道。

  “你好...我找阎天,阎老板。”

  “我就是。”

  这男人看上去30岁不到,面色十分难看,黑眼圈深陷,似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睡过好觉。

  “阎,阎老板...救救我...救救我啊...我,我遇到麻烦事儿了...”

  “嗯...你先说说看,什么麻烦?”

  我对客人自然是来者不拒,可看这人的穿衣,完全不像是能承担得起我出手费用的样子。

  虽然师傅常对我说钱财乃身外之物,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颗仁义之心,即便对方付不起报酬,但咱们能帮,也要尽量帮。

  可作为新世纪的年轻人,深知钱在这个时代比起仁义可要管用太多了。

  不过既然人家都来了,先听听看也没什么坏处。

  “我...我遇到了脏东西...已经...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故作惊讶。

  “先生,您走错地方了吧,咱们这儿是杂货铺,你遇到脏东西,是不是该去寺庙或者道观啊?”

  男人摇了摇头,从怀里取出了一张名片。

  “这是...周老爷子的名片,他说让我来找你...”

  “老周介绍来的啊,你早说啊。”

  老周是鹅岭二厂一家药铺的老板,和我一样,表面上经营的是药店生意,这私下干的也是风水相面的活儿。

  只是这老周除了是一名相师,还是一名草药师,他所采集的药草如果用在咱们工作当中,经常会有奇效。

  所以这老周虽然本事不咋样,可这人缘儿倒也还凑合。

  “来,坐。”

  我拉了一张椅子让他坐下。

  男人却不坐,他显得很是焦急,一刻也等不及的样子。

  “您就是阎老板吧...我求求你...你...你救救我吧...”

  “既然是周老板介绍来的,你先说说情况吧。”

  男人点了点头。

  他说他叫李承泽,渝中区的一名房产中介。

  业绩也就一般般,能混的走。

  半年多以前,公司突然下来了一批抢手的房产,同事个个靠着人脉关系将这些待售房产抢到了手,只有他和一位师兄捡了人家剩下的。

  既然是剩下的,那铁定没什么赚头。

  果然,那只是一处安置房小区的待售的套二房产。

  这种房产搁一年前,李承泽看都不会看一眼,但现在不一样了,此时正处房地产经纪萧条时期,能有资源就已经很不错了。

  无奈,蚊子腿再少也是肉,他和师兄便开始计划怎么把这套二的房子给卖出去。

  二人想破了脑袋,用了各种宣传手段,甚至自己动手给房子刷了墙,可依旧无人问津。

  这也难怪,先不说这安置房地理位置偏僻,隔壁还有一处在建的商业中心,每天下午那个施工的声音是吵得人脑袋发胀。

  二来这安置房本来就鱼龙混杂,业主基本都是将其出租,所以这安全性问题也着实让人头疼,经常都会听说这附近会发生一些盗窃事件,抢包事件。

  甚至还有一名少女在下班回家路上被两名蒙面歹徒给劫持,还好附近一家卖卤菜的老板那天收摊晚,救下了少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承泽和师兄两人是愁得焦头烂额,最后无奈,只能改变策略,与房东商量,将这房屋从售卖改为了长租。

  即便如此,也是价格一降再降,才终于招到了租客。

  半年前,两名在外地打工的女孩儿租下了这间套二,李承泽等人心里的石头也终于放下了。

  不过半年才租出去一套,这业绩也几乎让他们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但事情还没完,更可怕的事还在后面。

  就在三个月前。

  李承泽突然接到警方的电话,说租住那间屋子的两名女孩儿,已经失踪了快三个月了。

  李承泽和师兄听了以后立刻和警方一起前往了出租屋,屋内异常整洁,也有一些女孩儿的生活用品,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但根据两名女孩儿打工的商场反映,她们确实已经三个月不见人影了。

  警方之所以会发现,是因为物业表示这家人三个月没有交过物管费了,安排工作人员上门去敲门,不管什么时间段,都从来没有人开过门。

  又从物业处调取了近一个月的监控,也完全没有发现两名女孩儿出现在小区里过。

  第一时间又联系了她们的家人,也都了无音信,所有亲戚朋友都说找不到。

  警方将这起案件定性为失踪案,也在全市发了寻人启事。

  说到这里,李承泽捂着自己的脑袋,陷入了绝望。

  “...这...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你先别激动,把事情先说完。”

  我递了一杯水给他,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

  李承泽喝了一口水,缓了一口气,调整了情绪之后继续说道。

  在被警方叫去协助调查之后,又过去了一个月。

  某一天的傍晚,下班之后那师兄突然给李承泽打了个电话,说他知道两名女孩儿失踪的秘密,让他立刻赶往那间出租屋。

  由于有人失踪,那间房子又陷入了空置,李承泽怀着忐忑的心情前往了出租屋。

  可就在打开屋门的一瞬间。

  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他忍住想吐的冲动进入了房间。

  地板很滑,像是渗了水。

  当他把房间的灯光打开的一瞬间,他呆住了。

  接着便是疯狂的呕吐。

  房间内到处都是血迹,地板上的湿粘感也是因为渗满了血迹。

  而这些鲜血的主人,也就是他的师兄,此时被人直接用一把水果刀刺穿了脖子,钉在了电视一旁的墙壁之上,他双目圆凳,死不瞑目,看上去死前经受了巨大的痛苦。

  眼前的场景让李承泽天旋地转,就在此时他听到了耳畔边传来一阵冰凉至极的触感,随后是一个阴冷的女人声音在他耳边说道。

  “...该你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天劫相师》